今天是:

扶贫工作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/扶贫动态/扶贫工作

晋宁高粱地村 从“穷窝”到“乐土”

2017-06-15 14:47 来源:昆明市扶贫开发办公室

晋宁高粱地村 从“穷窝”到“乐土”


“以前我们这里可以说是‘穷、脏、乱’,现在完全变了,环境好了,村民的收入也提高了。”晋宁区夕阳彝族乡高粱地村的村民赖欣荣已经60岁,他从土坯房里搬到了二层小楼,还种上了黑皮花生,日子越过越好。夕阳彝族乡高粱地村位于晋宁最南端,辖高粱地、赖家新村、小石板河3个小组,2014年被列为省级贫困村。今年1月22日,由于贫困户数量低于2%,高粱地村委会摘去了省级贫困村这顶“帽子”。


整体搬迁走上“幸福路”

沿着易峨二级公路前行,你一定会被路边漂亮的哈尼村寨吸引——干净的水泥路,粉墙青瓦、翘角飞檐,这就是搬迁后的夕阳彝族乡小石板河村小组。


“现在生活好了,以前不敢想象还能住上这么漂亮的房子。”村民方林贵感慨。今年60岁的方林贵,是土生土长的小石板河人,大半辈子都在搬家中度过,最开始住在对面的山坡上,那是晋宁区出了名的“穷窝子”。


“当时零零散散住了40多家人,都是哈尼族,穷点倒也没什么,最大的问题是村子就在极易发生滑坡的山坡上,土坯房屋又小又矮,怕刮风下暴雨,更怕地震。村民存点钱就赶紧往山下搬迁,最多的搬过5次,最少的也搬过3次,真是越搬越穷。”方林贵回忆说。


和其他村民一样,由于缺乏科学的规划和选址,方林贵一家虽经过多次搬迁,但房屋仍然处于滑坡山体上,生命财产依旧时刻受到威胁。方林贵说:“那时候再搬迁也没有钱了,只能听天由命。”


后来,晋宁下决心对小石板河进行整体搬迁,干部一次次做群众的思想工作,听取群众意见,现场考察选址,最终选定交通条件好、地势平坦、远离滑坡地带的河谷边沿作为建房地址。晋宁整合资金300万元,136名哈尼族同胞已集体搬进新村。


无独有偶,高粱地村委会赖家新村全村32户101人,是3个自然村中危房最多的一个村,村内房屋多数建于上世纪50年代,要“脱贫摘帽”必须拆除重建。夕阳彝族乡申请到区扶贫资金563万元,同时又争取到了云磷集团80万元和晋宁供电局50万元的帮扶资金。今年5月底,赖家新村32户村民也全部搬进了新房。

6.15 赖家新村整齐漂亮的新居

赖家新村整齐漂亮的新居


贫困村民端上“旅游饭碗”

搬进新居,生活环境得以改善,但怎么才能越过越好呢?颇具特色的哈尼族农家乐开启了局面。


每年12月份是哈尼族一年里最热闹喜庆的“十月年”,从早上9点开始便热闹非凡,八方游客一踏进小石板河,就能感受到哈尼族满满的热情。摆宴的时间尚早,游客们边参观体验哈尼族生活,边购买农特产品。舞台上,音乐响起,哈尼姑娘跳起舞,她们拿着竹竿,在石臼里舂起糯米团,还原上百年前哈尼族劳作的场景。晚饭时候,200张桌子首尾相连,长街宴顺着小石板河的房子绕了一圈。


这一天便吸引了近两万名游客前来。


“小石板河正在打造民族传统乡村旅游,继承和发扬哈尼族文化传统,不仅要打造离昆明最近的哈尼长街宴,还有与民族创意相结合的各种礼品推出。”晋宁夕阳彝族乡相关负责人介绍,小石板河从上世纪50年代起,因为泥石流等自然灾害4次搬迁,现在哈尼群众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,小石板河已成为“昆—玉—红”乡村旅游路线上的一个亮点。


“村里的旅游旺了,我们赚钱的路子也多了。”村口的农家饭馆老板张烛荣告诉记者,饭馆所用的食材都是村里的土货,鸡鸭是吃虫和米糠长大的,青菜是自家菜园种的,现在一年到头都是旅游旺季,借助旅游每年的纯收入有一两万元。


产业扶贫扩宽致富渠道

“看嘛,我家的黑花生今年收成好,每公斤能卖到30元。”赖家新村的黑皮花生种植大户赖勇楚,指着刚收获的黑皮花生喜滋滋地说,原来地里种的是玉米,单价才几毛钱,有时候还愁卖不掉,现在换成黑皮花生,不愁销路也不愁价格。


高粱地村引进的黑皮花生,是中国农科院多年研究最终育成的国内外第一个黑花生新品种。该品种为早熟花生,粒仁皮黑色,双仁果达70%以上,是一种营养丰富的健康食品。


去年以来,相关负责人多次来到高粱地农户家中,规划短平快致富项目,为他们鼓士气、添信心,与其一道展望生活前景。乡政府先后投入资金与省农科院签订黑皮花生种植引进项目协议,为村民无偿提供种植技术培训,并实行村民自主销售、电商网络销售等方式拓宽销售途径。高粱地村从2016年开始让村民试种50亩,产量达到两万余斤,今年将在此规模上扩大。


不仅如此,高粱地村一直是夕阳高钙硒米和瓜子的重要产地,“夕阳三宝”的品牌提质,也加快了农民的产业转型。


ICP备案编号:滇ICP备07000700号

Copyright © 2017. 昆明市脱贫攻坚 版权所有